全本小說網 > 其他类型 > 青云直上:重返1998 > 第1549章懷疑

第1549章懷疑

  老一就是石云濤,下面的人說到一把手,往往喜歡用這個詞,叫老一老大都行,說起來這樣對石云濤不太恭敬。

  李國銘這么一說,楊波皺眉想了想,便在第二天早上,去了石云濤的辦公室。

  石云濤正在和張柱堯商量著事情,金葉島那邊黃賭毒現象比較嚴重,有群眾反映,給李國銘說了,李國銘遲遲不見動靜。

  說白了,李國銘還是想聽袁長元的,而不想聽市局的,石云濤在得知這種情況后,正與張柱堯商量怎么辦。

  張柱堯是刑警支隊長,原來在瓦東市當公安局長,對金葉島上的情況熟悉,石云濤就和他商量一下這個事。

  忽然看見楊波來找,石云濤便說:“張支隊,你去安排吧,什么時候行動我再下通知。”

  張柱堯答應一聲走了。

  楊波進來。

  石云濤丟了他一眼。

  “石局,這次要把我交流到金陽縣去?”楊波開口問了這事。

  石云濤不動聲色道:“是這樣的情況。”

  楊波道:“我在市北區工作好幾年了,實在不行,我回市局,怎么又讓我去金陽縣呢?”

  石云濤道:“你想回市局?”

  楊波道:“回市局也行,如果不行,我就在市北區待著。”

  石云濤道:“市北區你待的時間長了,就不要待了,如果你想回市局,也可以。”

  楊波道:“那我就回市局吧。”

  石云濤道:“市局沒位子,你也回來?”

  楊波聽到這話,傻眼了,沒位子誰回來?難道回到市局當大頭兵啊?

  石云濤道:“市局沒位子,你要想回來,就要閑下來,要么,你就去金陽縣干,我跟你講,金陽縣的工作很重要,如果你實在不愿意去,我就不能讓你去了。”

  石云濤話這么一說,楊波給嚇住了,石云濤做事可是認真的,萬一認為他到了金陽縣不能勝任,連金陽縣公安局長一職都不安排他,他不就完了?

  “石局,我只是對這次安排有些不理解。”楊波趕忙放低了姿態。

  石云濤道:“沒什么不理解的,縣區都一樣,誰說區里頭就比縣里頭好?為什么會有這種想法?給你一個縣長你干不干?難道你也不干?”

  給個縣長干,楊波肯定是想干的,因為縣長是一方大員,那比公安局長強多了,但這不是縣長啊。

  看了看石云濤,楊波覺得是白過來找石云濤了,他原來覺得他的手段可以,左右逢源,石云濤不至于對他這樣,現在看來錯了。

  楊波這一次還真的錯了。

  他此時還搞不清為什么會這樣,不知道石云濤為啥要把他給交流到金陽縣去。

  這一次的寫聯名信,楊波沒有參與吧?楊波覺得自己這樣就可以了,別人還反對石云濤呢。

  比如王建國,是不是參與寫聯名信了?石云濤為什么還提拔了他?

  但轉念一想,王建國是兩面派,暗中向石云濤輸誠了,所以石云濤用他了。

  但是趙德亮呢?趙德亮也參與了寫聯名信啊,為啥趙德亮這一次能被調到市北區來?

  楊波就有些想不明白了。

  楊波想不明白,石云濤又不告訴他,其他人,除了江小榮,都參加了寫聯名信,唯獨楊波沒參與,但楊波事先知道不知道這事?

  楊波知道了這事,卻是不報告,這是什么態度?

  有一句話說的好,忠誠不絕對,就叫絕對不忠誠,領導最煩首鼠兩端的人了,你楊波要么緊跟局長,要么站到局長對立面也算你有本事,結果你搞騎墻,騎墻的后果就是忠誠不絕對,還能再重用你?

  石云濤手一揮,就把你發配到金陽縣了。

  而人家趙德亮脫離了苦海,回了市區。

  趙德亮這事還真有些邪門,李國銘知道這事后,心里頭大為驚訝,因為他與趙德亮的關系不錯,一直認為趙德亮和石云濤關系不好,然而石云濤這一次為什么把趙德亮調到了市區?

  這可是趙德亮夢寐以求的事啊!

  在得知趙德亮確定要調到市區后,李國銘約趙德亮吃飯。

  趙德亮去了,李國銘就盯著趙德亮看,說:“德亮,你現在成局長大紅人了。”

  趙德亮馬上說道:“李局,何出此言?”

  李國銘道:“把你從縣里調回來,還不是嗎?”

  趙德亮道:“我這又不是提拔,平調而已,全市就一個金陽縣,之前把我安排到金陽縣的時候,沒人說我是什么紅人吧?現在調到市里,又算的什么?”

  李國銘道:“楊波這次慘了,被發配到縣里了,他現在指定在抱怨你。”

  趙德亮道:“他愛咋抱怨咋抱怨,這又不是我要去占他的位,是市局這樣安排,有什么辦法?”

  看了趙德亮一眼,李國銘說:“德亮,我有一事不解,你說石云濤怎么會事先得知消息,知道我們要寫聯名信呢?”

  趙德亮聞言睜眼道:“上次不是說了這事嗎?怎么又提起這事?”

  李國銘笑道:“我總感覺出賣自己的人往往是最親近的人呢?”

  趙德亮道:“國銘,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懷疑我?”

  李國銘道:“德亮,我可沒有懷疑你,你不要多心。”

  趙德亮道:“不懷疑我,在我面前說什么?我只是調到市區去,就懷疑我,那以后我們中間誰被提拔,豈不更要懷疑?王建國這次是不是提拔?”

  看了看趙德亮,李國銘忽然擺手,很煩地說:“好了德亮,不提這事了,以后大家還是好兄弟。”

  趙德亮道:“有人就是喜歡瞎猜疑,我感覺這事說不定是誰干的,誰都有可能性,現在懷疑到王建國的頭上,我看不一定對,王建國現在很窩火。”

  李國銘蹙眉道:“再怎么懷疑,也懷疑不到我的頭上,是吧德亮?”

  趙德亮冷聲說:“我看這事不好說。”

  這話把李國銘給說的臉上很不好看,差一點惱了。

  “我從市區到瓦東市是不是被貶了?”李國銘說。

  趙德亮道:“瓦東市是個市,不比市區差,甚至比市中區還要好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