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游戏竞技 > 蕭初然葉辰 > 第3136章 借刀殺人

第3136章 借刀殺人

“洪五爺不管蕭常坤的事兒了?”
裴會長驚呼一聲,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他之前對蕭常坤那可是非常尊敬的……我們去天香府吃飯,他不僅把最好的包廂拿出來,還主動送了酒、主動來敬酒……”
他老婆擺擺手,道:“老裴,你在書畫協會這種養老的文藝單位待久了,嗅覺靈敏度真是大大下降!就算兩口子昨天睡在一起,今天也有可能拔刀相向,更何況他們倆?”
說著,老婆又道:“而且你要知道,那張二毛可是他洪五爺的軍師,結果蕭常坤跟他一起勾兌設套詐騙這種爛事,洪五爺能高興嗎?”
“而且按張二毛朋友圈說的,詐騙來的錢都進了蕭常坤的口袋,這證明什么?證明張二毛在這件事情上,就是當了蕭常坤的馬仔、替他蕭常坤鞍前馬后!”
“他蕭常坤敢把洪五爺的軍師當馬仔用,而且還鬧出這么大的丑聞,洪五爺臉上能掛得住嗎?這種時候,洪五爺一生氣,肯定就順勢跟蕭常坤決裂了啊!”
裴會長聽到這里,驚呼道:“老婆,那按你的意思,洪五爺現在已經不在乎蕭常坤的死活了?”
“肯定啊!”老婆道:“他要是在乎,剛才肯定會表明態度,人家都不讓你給他打電話了,就是不想管這件事、又不愿意明說而已
“我去……”裴會長咬著嘴唇,有些郁悶的說道:“早知道他是這個態度,我就不給蕭常坤打保票了,我想保他個副會長的位置,無非就是討好一下洪五爺,也免得洪五爺將來怪罪,可現在洪五爺都懶得管他,我又何苦頂著這么大的壓力幫他呢?”
“是啊!”老婆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既然洪五爺都已經表態了,這件事情你就根本不需要幫他,而且你要知道,這件事情你只要幫他了,所有人都會覺得你就是在袒護他,這一定會給你留下話柄,你要是能在這件事情上秉公處理,肯定能給你自己贏得一波好的口碑
說著,老婆又忍不住提醒他道:“老裴啊,有些事情你也不能過于樂觀,你要考慮一件事,就是萬一你這回升不上去怎么辦?”
“升不上去……”裴會長咂咂嘴:“要是升不上去就只能繼續在書畫協會干了
老婆點點頭,又問:“如果你將來還要繼續留在書畫協會,那你這一次究竟是徇私舞弊,還是秉公處理,就將直接影響你以后在協會的威嚴和地位,我個人的看法是,現在這種情況完全沒有必要為了蕭常坤,而影響你自己的形象
裴會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尷尬的說道:“可我都已經答應他了呀……”
老婆反問:“答應怎么了?答應別人的事情可多了,我妹妹當初買房要借錢,我也答應她了,可是她扭頭要借兩百萬,我能給她嗎?她賣了舊房換新房,一共也就補兩百萬的差價,你說她找我借一百萬也說得過去啊,兩百萬全開口找我借,那合著不成了我幫她換房了嗎?親姐妹也沒有這么張嘴的啊,她既然好意思開這個口,那我就好意思拒絕
裴會長問她:“那你的意思,我干脆就不費勁去保蕭常坤了唄?”
老婆出主意道:“你不是讓他發郵件請辭嗎?他只要把那郵件發了,你就借坡下驢同意他辭職不就行了嗎?”
裴會長有些為難的說道:“這……這也太孫子了吧,我讓他發郵件請辭,是先把常務副會長的位置讓出來,然后再去跟那幾個副會長斡旋,大家內部問題內部解決,蕭常坤讓一步、大家進一步,皆大歡喜,可我要是直接把蕭常坤捋掉了,這不跟銀行惡意抽貸一個性質嗎?他知道我耍了他,還不得恨死我啊?”
“你怕什么啊?”老婆有些不悅的問他:“你就這么怕他蕭常坤恨你嗎?我親妹妹現在恨我恨得牙癢癢,我說什么了?她就是再恨我,這錢我也不可能借給她啊!”
“我要是怕她恨我、把兩百萬給她了,結果是什么?結果是她自己一分錢沒出換了新房,然后今年裝修、明年換車、后年孩子娶媳婦、大后年孩子生孫子,花錢的事兒一茬接著一茬,這兩百萬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都未必能還給咱們!”
“兩百萬我什么都不干、就放在萬能賬戶里,按照合同3.5%的保底,一年就是七萬塊的利息,不算利滾利,十年就是七十萬,這錢誰補給我?我可不能吃這個啞巴虧!”
說著,她又說道:“你現在幫蕭常坤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,洪五爺不管他了,也不可能因此記你的好,你保他還有什么好處?什么好處都沒有!”
“而且你因為保了他,必然落得一個徇私舞弊、包庇下屬的壞名聲,以后在書畫協會,這就是你的把柄,萬一哪天你手底下那幾個副會長想把你弄下來,寫一封舉報信,你就完了
裴會長驚出一身冷汗,連忙道:“要這么說,那我肯定不能再保他了!”
說罷,他長嘆一聲,道:“罷了,這種時候,肯定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,休管他人瓦上霜,也不怪我對蕭常坤不仗義,怪只怪他自己做事不經大腦、給他自己惹出麻煩
……
此時的蕭常坤,也已經編寫完了自己的請辭郵件。
他還是知道要臉的,所以郵件只發給了裴會長一人,沒有抄送其他成員。
裴會長收到郵件,立刻打開看了看,蕭常坤的措辭,是他自己的個人原因,決定請辭常務副會長一職,請裴會長予以批準。
按照之前的打算,裴會長明天會召集下面的副會長開會,把郵件給他們看一看,然后跟他們說清楚,蕭常坤一人下,他們幾人上,這件事就此打住、皆大歡喜。
不過,他現在已經不打算保蕭常坤了。
所以蕭常坤這封請辭郵件,就剛好成了自己跟蕭常坤割裂關系的好機會。
他原本可以直截了當的回復郵件,在郵件里批準蕭常坤的請辭,這樣一來,蕭常坤就可以收拾收拾從協會滾蛋了。
但是他又怕蕭常坤大半夜跑來找自己麻煩,結合蕭常坤明天一早還要坐飛機回迪拜,所以他便決定,明天再批準蕭常坤的請辭,這樣蕭常坤知道的時候人已經到迪拜了,也能給他幾天時間好好消化消化。
于是,蕭常坤的請辭郵件剛發出去,沒五分鐘,裴會長就回復了郵件,蕭常坤點開一看,只見裴會長回復道:“蕭副會長主動請辭,對我們協會是一個莫大的損失,不過蕭副會長的個人情況和意愿我們也要尊重,所以請所有副會長明天早晨十點整到我辦公室來開會,一起商討一下這件事情
蕭常坤還在納悶,怎么裴會長回復自己的郵件,要讓其他副會長去辦公室開會,緊接著再仔細一看,裴會長竟然抄送了所有人。
回復郵件時抄送所有人,就等于把自己發的那封郵件也轉發給了其他人。
蕭常坤心里覺得,這種事情,會長和幾個副會長內部討論就可以,完全不必要抄送所有人,于是便趕緊在微信上發語音問裴會長:“裴會長,您剛才回復郵件抄送了所有人,是不是不小心點錯了啊?”
裴會長回復道:“常坤,你這件事兒其實大家早都知道了,所以也沒必要藏著掖著,這樣才能顯得咱們做事公正公開,你放心吧,明天的會議,我會跟幾個會長慎重討論的
蕭常坤一想,裴會長說的也有道理,自己那點事兒,在古玩圈和文藝圈早就人盡皆知了,也確實沒必要在協會內部藏著掖著,反正是做戲,做給所有人看其實更有說服力。
于是他便放下心來,對裴會長說道:“裴會長,我明天上午的飛機回迪拜,這邊的事兒就拜托您了!”
裴會長說道:“常坤你放心吧,我一定會辦妥當的
蕭常坤也不疑有他,笑呵呵的說道:“那就辛苦您了裴會長,等我回來一定請您天香府好好喝一頓!”
裴會長聽完他這條信息,不由嘟囔道:“還天香府呢,洪五爺都不搭理你了,說不定以后在天香府,你還沒有我好使呢
嘆了口氣,裴會長把手機丟到一邊,自我安慰般的對老婆說道:“我這也不算落井下石,畢竟詐騙的事兒是蕭常坤自己做出來的,對吧老婆
他老婆忙道:“你當然不是落井下石了,你只是及時跟他劃清界限而已,我看啊,你明天也別召集那幾個副會長開小會了,你干脆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,大家一起開個全員大會,然后就蕭常坤還要不要留在協會這件事,搞個協會全員舉手表決,看看大家的意思;”
“要是大家都覺得蕭常坤跟張二毛辦的這事兒不要緊、希望把他留下,那你也不用愁了,直接把他留下就好;”
“但要是大家都表態、希望他離開書畫協會,你也不用完全背這個鍋,畢竟是全員的決定,你也算能給自己擋一擋
裴會長接話道:“我這么跟你說吧,蕭常坤就算沒出這個事兒,搞全員表決他肯定也得走人,他在我們協會里面人員最差,都知道他沒什么專業水平,純粹的濫竽充數,我以前提他上來,也是頂了很大的壓力
他老婆點點頭,笑道:“那正好,這次就算是借刀殺人了,他要是事后來找你追問,你就說這是大家的意思,你也沒辦法,誰讓那詐騙的事兒是他自己辦的呢?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,怪不到你頭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