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游戏竞技 > 至尊龍婿葉辰蕭初然 > 第3137章 眾望所歸

第3137章 眾望所歸

發完郵件的蕭常坤還不知道,這封郵件將成為自己離開書畫協會的關鍵。
他這一晚在破破爛爛的快捷賓館里也沒睡踏實,翌日一大早便頂著兩個黑眼圈,匆匆趕去了機場。
安檢、出境、登機,一切都非常順利,上午十點鐘,他乘坐的飛機就已經從金陵機場起飛,直奔迪拜而去。
此時此刻,在書畫協會,幾名副會長已經來到了裴會長的辦公室。
這幾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,就是給裴會長施壓,說什么也得讓蕭常坤從協會滾蛋。
當然,這幾人心里也都明白,蕭常坤在社會上有些關系,跟洪五爺交情匪淺,裴會長大概率會礙于面子保他一把。
而他們幾人也都心知肚明,如果裴會長真的要保他,自己肯定也不能夠死命堅持,因為那樣很容易會傳到蕭常坤耳朵里,遭他記恨。
幾人來到裴會長的辦公室,大門一關,其中一人便忍不住開口問他:“會長,蕭副會長那件事兒您是怎么打算的?”
裴會長道:“我找你們過來,不就是想跟你們一起商量一下嗎?看看你們的意思
“我們?”幾人相視一眼,其中一人開口道:“我反正是覺得這件事情影響挺差的,現在外面都在看著咱們協會,咱們要是不能妥善處理的話,肯定會落人把柄,讓人覺得咱們協會護短
另一人也點頭附和道:“我覺得老劉說得對,圈子就這么大,所有人的眼睛都看著咱們呢
裴會長道:“既然大家關起門來說這件事,你們就不要在這里含含糊糊了,你們是不是想讓協會處理蕭副會長?”
幾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最終還是最有機會接替蕭常坤的副會長開口道:“沒錯,這件事情影響這么惡劣,必須得給他一定的處理
說著,他試探道:“依我看,怎么著也得把他副會長的位置給拿下來吧?”
另一人忍不住道:“蕭常坤都自己發請辭郵件了,那干脆就順著他這封郵件,順水推舟的同意他的辭職請求不就行了嗎?”
第三人看了看裴會長,開口道:“那這件事情主要還得看咱們裴會長的意思,裴會長要是覺得蕭副會長這件事兒不嚴重,那也可以斡旋一下,換個方式把蕭副會長留下來
裴會長趕緊擺手道:“這件事情是咱們協會的事情,你們不要往我個人身上扯,不然到時候傳出去了,所有人都覺得是我在包庇蕭副會長,那我以后怎么面對大家?”
那人嘿嘿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裴會長,我沒別的意思,我只是單純不想讓您到時候難做
裴會長問他:“那你覺得怎么處理才是最好、最公平的?”
那人想也沒想,下意識道:“對公平那肯定是所有人一起表決,沒有什么比這更公平的了
另外幾人也都紛紛附和。
這種情況下,誰也不想成為開口趕走蕭常坤的那個關鍵人物。
但是他們又無一例外的都想讓蕭常坤滾蛋。
在這種情況下,無論問他們任何一個人,他們肯定都覺得,大家一起表決、共同承擔表決責任,共同為表決結果負責才是最合理的,而且也不存在槍打出頭鳥這樣的情況。
最重要的是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,蕭常坤在協會里沒有什么人緣,很多人都私下吐槽他毫無業務能力,再加上這次搞出的丑聞比較嚴重,大家肯定都想讓他離開協會。
裴會長等的就是有人提出公開表決這個建議,于是他立刻趁熱打鐵道:“既然這樣,那咱們就別關起門來討論了,把所有人都叫到大會議室去,大家現場做不記名投票,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唱票,同意蕭常坤留下的,就在紙條上寫‘留‘;不同意他留下來,就在紙條上寫’去‘,公開唱票的結果,哪個多就按哪個來
眾人頓時一喜,異口同聲道:“行!”
書畫協會人不多,一共就二十多人,于是裴會長便提出要求,讓所有人下午一點鐘在會議室集合。
之所以要選在下午一點,是因為有幾個人正在外面搞外聯,比如接替蕭常坤在老年大學教課的小吳,就接到會里通知,讓他下午一點鐘必須回去參會。
等到了下午一點,協會里除了蕭常坤之外的所有人,都在協會的大會議室里正襟危坐。
裴會長也沒有廢話,在人到齊之后便直接開口說道:“諸位,今天把所有人召集起來,就是因為咱們蕭常坤蕭副會長前兩天的一些個人問題,這件事情的影響確實比較惡劣,而且昨晚蕭副會長又給我發了一封請辭郵件,所以我跟幾位副會長在研究之后決定呢,在咱們協會內部,公開搞一次全員表決,覺得一提就是要不要對蕭副會長的請辭進行挽留……”
一說要不要挽留蕭常坤,許多人瞬間就炸開了鍋。
留蕭常坤,他們自然是一萬個不愿意。
裴會長見大家七嘴八舌說的混亂不堪,于是便拍了拍桌子,開口道:“大家先安靜一下,聽我把話說完
眾人逐漸安靜下來,看著裴會長,等著他的下一步發言。
裴會長清了清嗓子,開口道:“大家每一個人的面前都有一張紙條,接下來你們就在那張紙條上寫去,或者留,想要挽留副會長的就寫’留‘,不想挽留的就寫’去‘,不記名投票,所以大家都不用寫自己的名字,只要寫去或留兩個的其中之一就可以,當然了,也可以棄權,寫’棄‘字的,就是棄權;”
“寫完之后大家把紙條從后到前傳到我這里,我公開唱票,統計一下結果,支持留的多,那我們就留;支持去的多,那我們就不留,要是選擇去和留的人數相同,那我們就選一個折中的辦法,讓蕭副會長把常務副會長的職位讓出來
大家一聽這話,瞬間喜上眉梢。
現場不記名,投票現場把票傳給裴會長,同時現場唱票,這肯定是做不了弊的,既然這樣,誰還會支持留蕭常坤?
于是,大家紛紛低頭,在自己的紙條上寫下’去‘這個字。
裴會長提起筆來,想了許久,寫下了’棄‘字,隨后將筆放下,偷偷用手機給自己面前的紙條拍了張照。
不管怎么樣,自己也算是留好了余地,蕭常坤要來找自己,自己就說自己手心手背都是肉,干脆就投個棄權,真正讓他退出協會的,是那些寫了’去‘的人,和自己無關。
所有的票都到自己手上之后,裴會長便開始公開唱票。
拿起第一張,打開,高聲念道:“去
立刻有人在黑板上記了一筆。
拿起第二張打開,繼續念道:“去!”
一口氣念了二十六張去,只剩下裴會長自己那張紙條,所有人臉上都洋溢著過年一般的笑容,讓裴會長不由感嘆:“這蕭常坤的人緣是真他媽的次
感嘆完,拿起自己的紙條來,高聲道:“棄權
說罷,他轉頭看了一眼黑板,道:“二十六人選擇去,一人選擇棄權,看來這個結果是眾望所歸,既然絕大多數人都支持同意他的辭職請求,那我們就請人事主管會后回復一下蕭副會長那封請辭郵件,同意他的辭職請求,通知他從迪拜回來之后,就第一時間來協會辦理離職手續!”
也不知是誰帶頭鼓了掌,于是整個會議室都沉浸在震耳欲聾的掌聲之中。
幾名副會長都笑的格外燦爛,蕭常坤走了,大家不但少了一個眼中釘,還都能各自更進一步,自然是一件實打實的好事。
裴會長也如釋重負,對人事主管說道:“對了,你回復蕭副會長郵件的時候,把咱們這次會議的會議紀要也一并附上
“好嘞!”人事主管連連點頭,開口道:“您放心吧會長,我會辦好的
“裴會長松了口氣,站起身來道:“行了,今天的會議就到這里,散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