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游戏竞技 > 重生之佳妻來襲 > 第2662章 番外(五)

第2662章 番外(五)

林清之疑惑挑眉:“禮物?不已經備好了嗎?”

“好了?”薛揚一下子來了興趣,問:“你們準備了啥?”

林清之笑開了,搖頭:“一會兒送給外公外婆不就知道了,急什么呀?老三不許我泄密,別來自討沒趣。”

薛揚氣笑了,反問:“還有啥稀奇的呀?送老人家的——不外乎也就那么幾種!意義吉祥的、祝福長壽的、恩恩愛愛的!”

“嗯。”林清之沒中他的套路,道:“我們送的,自然會別具一格。”

薛揚和鄭多多對視一眼,隨后都笑開了。

“看來,必定是很特殊的禮物咯!”

“神秘兮兮的,肯定平時很少見,對吧?”

林清之絲毫不愿透露,堅持:“等你們看到了,你們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“阿清,有沒有看到新之?”鄭多多好奇問:“他這幾天好像挺忙的。”

陳新之和薛欣一家三口已經搬回四合院住,早飯在家里吃,午飯各自在公司或幼兒園吃,晚飯都在馨園吃,吃飽再回家。

薛欣一直沒懷上老二,陳新之也沒催她,覺得順其自然就好。

他是喜歡孩子,但夫妻倆都很忙,根本抽不出那么多時間陪孩子,所以沒著急要二胎。

老人家催過幾次,不過薛欣都揮手推辭,說她還在拼事業,沒精力整二胎。

直到今年年初,薛欣在開車上班的路上差點兒出意外。在醫院住了幾天后,總算平安出院。

這次大難逃生,讓薛欣的心態驟然變了。

她說,當她暈過去那會兒,以為自己可能就這么掛了。

那一刻,她想起了家人,想起了老公兒子,想著自己再也沒機會陪伴他們,頓時心碎般難受。

所幸只是受了輕微腦震蕩,手臂的傷也只是小傷。

盡管如此,剛剛蘇醒過來的薛欣哭得稀里嘩啦,她淚流滿面哭得那么凄慘,把眾人都給嚇壞了,甚至連醫生護士都被嚇得說不出話來。

大家急忙忙問她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。

她抽抽搭搭說如果她就這么死了,她對不起爸媽,對不起老公,更對不起小不點兒的兒子。

她還說,那一刻她突然好后悔,后悔沒多陪陪長輩,多陪陪老公和兒子。

她的話,把眾人都給逗笑了。

陳新之告訴她說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她的工作是她的興趣愛好所在。她可以有自己的事業,但沒必要拼事業。

他還說,每次看到她為了工作辛苦熬夜出差等等,他就忍不住心疼。

薛欣哭得不行,依偎進他的懷里。

她說,她已經不缺錢了,奮斗工作也只是為了給自己爭一口氣。可沒人跟自己比,自己什么也不缺,爭口氣也不知道是跟誰爭,何苦為難自己。

薛凌和程天源勸她給自己放個長假,多陪陪老公和孩子,趁著年輕再要多一個孩子。

薛欣沒再推辭,很快給自己放了長假,帶著老公和兒子出國度假,一去就是好幾個月。

直到兒子的功課恐怕會落下,一家三口才慢悠悠回來。

不僅如此,薛欣將公司上市的計劃取消,隨后把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分給所有員工。

她提拔幾個能干的年輕人輪流當總經理,自己半退隱當起董事,干一天休息一天。

她睡懶覺,鍛煉身體,不再對身體那么苛刻,以前的減肥計劃美容計劃一概取消掉,該吃吃該喝喝,放松自己的同時,也享受了許多樂趣。

幾個月后,她豐腴了一些,精神勁兒也好了許多,而且笑容也多了,心態也更健康了。

而且,她也打算備用二胎,盡管陳新之仍堅持順其自然,讓她不要給自己壓力。

這幾年陳新之仍做著進口水果的生意,沒怎么擴大。他和林清之合作的快遞生意如火如荼,但他們都是雇專業人士打理,當起休閑股東,只負責收盈利,并沒有參加經營或管理。

陳新之沒少賺,卻明顯比以前清閑一些。只因為水果生意很穩定,旺季的時候忙一丟丟,其他時間都差不多。

夫妻倆的時間多了,出去閑逛也多,時不時就將兒子丟在馨園,跑出去旅游度假。

薛揚疑惑道:“他們不剛從海島度假回來嗎?上周回來的,對吧?”

鄭多多解釋:“上周是上周,他們去度假我知道。我說的是最近幾天。”

林清之微笑答:“這次他們過去度假,發現了一些小問題。碰巧我沒空,就讓新之去跟進。他這幾天應該忙著聯系人去清理島上的一些海域垃圾,買多幾條小船在沿岸備用。”

“哦哦。”鄭多多點點頭:“原來是這樣。對了,目前島上住的人多不?”

“不多。”林清之解釋:“那個島很小,沒有原住民。我們過去開發后,大概有一百多個工作人員。”

薛揚忍不住問:“這兩年生意好不?”

“馬馬虎虎。”林清之溫聲:“弄那個島不是圖賺錢,自家人有一個好去處度假,才更為重要。”

薛揚啼笑皆非:“那也不能長期虧錢呀!我覺得嘛——還是宣傳不到位。還有,價格方面也太昂貴了些。”

“不用。”林清之搖頭:“價格的高昂足夠篩出主要的消費群。整體上不會虧錢,賺的錢足夠給工人們發工資,也足夠維護島上的基本費用。沒賺錢,但也不至于虧錢。人不好太多,不然容易破壞周圍的生態環境。”

鄭多多憋笑:“就那個價格——人怎么可能多!很多人想去,一問價格就笑了,不敢再問津。”

林清之解釋:“不愁沒人去,只愁人太多。當初我和新之開發的時候,也不是為了圖錢。維護好,保護好,才是真正的目的。”

“得嘞!”薛揚調侃:“說來說去!人家就是不差錢!”

林清之微微一笑:“差,但不是差在這兒。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。對了,年底咱們一塊兒過去住幾天,怎么樣?”

“好啊!”鄭多多滿口答應。

薛揚則張望來去,道:“我沒法給出確切答案——雖然我心里頭百分百贊同。我得去問問瀟瀟,畢竟家里向來都是她做主,她不點頭,我可不敢亂應下。”
,content_num